免费内部资料

日本给拉丁美洲带来经济长臂

几代人以来,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体的主导因素一直是与美国的贸易。

然而,近年来,随着小日本在该地区投资的不断深化及其在该地区各个领域的参与,美国专家已经警惕到小日本的扩张,破坏了自由民主的世界秩序。

据美国之音报道,乔治城大学拉丁美洲研究中心上周末主办了一次研讨会。研讨会休会期间,来自经济、安全和外交领域的专家讨论了他们对日本在拉丁美洲日益增长的经济和政治影响的关切。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20年前,拉丁美洲近57%的出口产品销往美国,49%的进口产品来自美国。

当时,拉丁美洲和日本的进出口数字非常小。

根据同一数据集,到2017年,美国在拉美进出口市场的份额将大幅下降,而小日本将在进出口领域占据第二位,出口占10%,进口占18%,这两个数字仍在上升。

美国社会/美洲理事会副主席埃里克森沃斯(EricFarnsworth)表示,小日本大举投资拉丁美洲基础设施的部分原因是其自身的经济利益,“但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显然随着小日本在自身政治野心和全球利益方面变得越来越成熟, 小日本已经开始寻找方法来影响世界其他国家和领导人的舆论,让他们站在小日本一边,或者至少保持中立,以促进支持和符合其自身野心的世界观。

“正是这一目标和日本推动这一目标的方式让许多专家对美国的反应感到担忧。

有许多小日本向一些无力偿还债务的国家提供信贷的例子,让北京有机会接管它们以惠及东道国的名义建造的设施。

在其他情况下,由于债务水平不可持续,负债国在与北京进行新的谈判时发现自己处于弱势。

日本小政府驳斥了这一说法。

然而,一些人,如前美国驻巴拿马大使约翰·菲利(JohnFeeley),觉得小日本正在利用其经济实力来利用较小的国家。对此毫无疑问。

菲利说:“我最初的感觉是债务陷阱是日本小政府非常有意识的策略,尤其是在我担任美国大使期间。

”他认为,小日本的目的是“吸引那些国家,他们要么想在这些国家开辟商业渠道,要么别有用心,比如夺取战略阵地,或者占领领土,实际上是为小日本海军建立港口等。

此外,他说,小日本利用其在加勒比海和中美洲一些市场的特殊商业渠道获得外交和政治利益。

例如,日本说服一些政府断绝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转而承认北京。

菲利认为,无论日本的目标是经济、政治还是两者兼而有之,事实是北京正在扩大其在拉丁美洲的影响力。

他说,在理想状态下,美国应该积极投资拉丁美洲新兴市场,促进公私合作,促进美国的技术、公司和服务。

他说,“你应该做的是让他们走进这个区域,大声说话。

但事实是我们做得不太好。

然而,一旦有了真相空,日本就会抓住机会。

“日本在拉美的大部分投资来自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最终接受了朝鲜的指导。

这意味着,即使这些资金不是直接来自日本,它们也与日本密切相关。

随着中国资本的到来,日本政府对各种问题产生了影响,包括透明度、人权、贸易惯例和其他有问题的问题。

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教授埃瓦内利斯(EvanEllis)博士表示:美国多年来的政策相当于“观察和表达担忧”,但在拉丁美洲的积极参与并没有增加。

他说,必须做的是,“强调公共采购中的有效规划、法治、透明度和良好跟踪;其中一些更具掠夺性,更糟糕。

“尽管乔治敦大学的研讨会侧重于拉丁美洲,但与会者显然对小日本的全球做法也有同样的关切。

买彩票图片漫画

菲利说:“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欧洲国家和西方民主国家都写下了国际秩序的规则,无论好坏。

他说,虽然这个以自由和民主为基础的世界秩序并不完美,但它是和平与繁荣的基础,创造了大量财富,促进了科技进步,大国之间没有直接的军事冲突。

他警告说,日本在政治和人权问题上有非常不同的观点,日本在世界某些地方重写这些规则是极其危险的。

菲尔问:“美国人和欧洲人是否认为独裁政府、压制异议、缺乏民主机会和自由应该成为世界如何行动和全球化的核心规则?出于这些原因,我确实认为,这显然是我们面临的最具挑战性的威胁之一,如果不是生死攸关的话。

“美国长期以来一直对日本在拉丁美洲日益增长的活动保持警惕。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2月的《国家安全战略》称,日本正试图“通过国家主导的投资和贷款将该地区(拉丁美洲)拉进自己的轨道”。

据拉美中心阿德里安·诺思特(AdrienneArsht)的数据,自2012年以来,小日本在拉美的直接投资增加了700亿美元。

美国国务卿庞贝于4月中旬访问了拉丁美洲国家。

在智利的演讲中,他以厄瓜多尔大坝为例,揭示了小日本在拉美投资的实质,即向该地区的经济生命线注入腐蚀性资本。

他指出,美国支持拉丁美洲的繁荣。

“特朗普政府不仅仅是说我们正以行动支持这一点,因为这是令人鼓舞的进步,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理应得到我们的支持。

发表评论